LOGO

100%正品
质量更放心
机打增票
购物更安心
货到付款
更贴心

专访IDG全球副总裁熊晓鸽:90后不容小觑

来源:互联网 日期:2018-08-01

  在举世瞩目的MacWorld 2014大会上,我们见到了行业的蓬勃发展,以及产业的飞速进步,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,产品越来越丰富,也让大会规模越来越大,大会上多位业界知名认识出席,发表了演讲,其中现任美国国际数据集团(IDG)全球常务副总裁、大中华区董事长及IDG资本创始合伙人、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主席的熊晓鸽先生收到了非常大的关注。会后,熊总接受了专访。

  首先谈到IDG在最近移动互联的趋势下,发生了变化,尤其注重90后的趋势。那么相比此前IDG的投资区别之处。熊晓鸽说,其实我们IDG从2006年就开始关注移动互联网领域,做的比较早,当时我们就选了差不多20个来投资。大概3亿多,在商业模式还未出现之时,为何敢冒这个险,因为我们看到移动互联的未来,尤其在中国会发展更快。我们今年开始推出的校园创业大赛,是因为我们要针对的是移动互联网应用技术,像APP,其实高校的学生才是真正懂得怎么去用新技术的,而且用的比较广。

  目前我们在90后这个群体里有很大优势,我觉得,移动互联技术是常用的人才熟悉它,个人的体验变的非常重要。而它的东西很新,所以又不像过去常规的投资。其实对移动互联网来说,没那么多虚的。过去我们谈创新,有技术上的创新、商业模式上的创新。那么移动互联网时代,创意比这个更重要,因为移动互联网技术在潜移默化得改变人们的思维习惯。IDG这个基金1992年开始成立,那么我说我们IDG投资基金也是90后。所以说我们本身也是跟他们一块长大的,我们本身也有90后这个DNA,同时我们要用90后的思维去寻找对90后的创业者,跟他们一起沟通,这非常有意思,一起沟通找这样的项目,确实有点颠覆性的一些做法。

  互联网更新换代周期比较快,比如周期很火的电脑,之前火了一阵,现在冷清下来,那对于移动互联的项目又怎么看呢?,如何保持一个更好的生命力?

  熊总讲到,任何一个公司,因为它的执行能力和应变能力。因为现在讲移动互联网很多都是一些互联网终端,很多会参与等等,他会做这种选择,所以说我觉得我很喜欢,我们IDG很早就投了,我也去湖南,去一些学校,我觉得是这样子,我是这样看,就是说一会儿热也是好事情,也可能不是好事情,太热了对创业者,革命尚未成功,你取得了一开始很好,他也还年轻,1989后,我觉得也很聪明,也很能干。因为他们总会,是这样子的,我投了这么多公司,300多家公司,70多家上市公司,包括像百度、腾讯这样一些公司都是非常好的,搜狐这些公司。但是实际上我要回过头来看,当年我们投进去,开半天会,投下去,那个时候商业模式,跟它上市商业模式没法比。说明什么呢?就是说这个东西,不肯定商业模式在这个路上是不变的,但是有一点核心不变,执行能力的应变能力,这就是它的一个市场上。因为你不能老变,但是又不能不变,就是变的拿捏的程度,什么时候变,变多快,是不是变对了,我看到很多公司也在变变的太快了变没了。

  像我们投资一个做了半年,做完了以后,我们看这个东西很好,投下去了,一过两三年、三四年上市的时候,差很多。为什么呢?他们面对市场客户不一样,你做任何一个事情都这样,你要卖东西的话,你的客户对你的一些反馈他们是最敏感的,风投的话,一开始对你的团队有一个判断,但是最后有一个交代,就像打球似的,你曾经打的不错,但是你比赛要有教练。我们想办法做一个比较称职的教练。

  之后熊总说,跟90后打交道,主要看两个方面,第一个是信息,第二个就是市场推销的个人能力。

  在看待移动互联时代的智能硬件和创新硬件的发展问题上,熊晓鸽说,移动互联网的技术比较方便,因为大家很关注健身等等这些东西,像跑步等等很方便,逐渐的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。我刚才讲了,这个里面参与的公司太多了,就是成为了一个红海。所以说任何一个行业,不管你怎么变,也是万变不离其宗,总是逃不开二八定律,所以还是排在前面,20%的公司,前两名能够赚到钱,排到后面的就不行。具体哪个时间能够做大,什么只有退出我说不好,我如果说得好就去炒股票去了。就是二八定律,如果有10个的话,我就挑前面两个。问题是你怎么能够挑到,今年也许是前两名,但是过了半年以后不知道什么情况,你挑对了就好了。

  作为西方资本,在中国投资企业的话,有没有比较倾向于哪一类呢?熊晓鸽说,每个公司有自己的专长,在做的过程当中,有一些在某些领域当中的Sweet Spot,就是你感觉上的甜点。我们IDG也是中国的基金,我们对TMT这个领域,移动互联网这个领域,也是我们的甜点。我们现在看到的iHealth,我们也投得很早,我们投的九安,还有一些器械,比如我们投的康辉,都取得了很好的回报。比方说我们过去投了一些跟农业有关的,高效率的一些,非常规,高效率的领域,比如说,已经上市了,还有其他一些电池等等。我们其实在能源方面做的挺好的。每个公司咱们中国术有专攻,人脉比较广,深一点,所以在融资的时候,会有自己的一些,因为投任何一个基金不是只投一个同样的东西,会有一种配置,这样一种配置会有不同。

  硬件成为了现在的常规趋势,但是相比软件来说更加复杂,那从投资上来说,有没有什么影响?熊晓鸽说,像过去来讲,不太愿意投硬件,风投。为什么不愿意投呢?B2B的比较难,产业链比较长,投个硬件从上游开始折腾起来,卖出去挺难弄的。现在讲不太一样,现在看这个东西越来越接近个人消费电子,创意很重要,技术来讲变的不那么难,刚才我谈的创意创新,创新的话,是说的技术和模式上的创新对不对?而你现在来讲,做一个这种玩意,有什么好,有什么别的招,主要是这个创意比较好。但是你要做挺容易做的,把它一搞,很快就做,而且自己基本上能做。

  在如何帮助新产品成长的问题上,熊晓鸽说,无论是70后、80后还是90后,对于我们风投来讲,我们永远是在想办法学习新的模式和新的东西,我们对于他们的性格也是在学习,我们争取能够做他们好的教练,能够给他们起到一点作用。但是我们这个教练和别的教练不太一样,比如说李娜不喜欢这个教练就把他炒掉,但是我们没有办法,我们把钱投进去了,所以还要帮他。

  回顾几年前,专业机构优势特别明显,但是现在在这个领域,特别丰富,比如像雷军,原来是公司创始人,现在也负责一些项目,连接创投中介平台,还有一些大公司,比如说像联想,然后他们也做,那这些新的这种进入的玩家,和我们专业的投资机构,我们和他们之间形成一种什么样的新的竞争或者是合作一种关系?

  熊晓鸽说,我们竞争很激烈的一个事。在抢什么呢,发现一个好机会,谁进的最早,谁更好。那么这样的话,你必须要努力,然后非常勤奋的去做,要学习,决策比较快。那就是为什么我们说从来过去不搞校园大赛,我们过去也没搞过90后的基金,现在搞个90后的基金,这就是我们竞争的策略。我相信其他也会有,你从企业里来做这些,我们跟他们有很多的沟通。因为对他们来讲,他天使不能从头投到尾,我们有成长基金,我们还有PE的基金。

  更多精彩请关注《天极直击MacWorld2014数字世界亚洲博览会》